飞机导航

  • 半夜點著的那半圈蚊香

    那天,隻是為瞭一件瑣事,玲子跟丈夫吵得天翻地覆,丈夫摔門就走。玲子覺得很委屈。這三年來,她扮演著一個賢惠妻子的角色。可是,丈夫又給過自己什麼呢?玲子右手的無名指上,戴的仍舊是一

    2020-05-27

  • 坑爹的法海

    十八年後,法海巧遇白素貞的兒子許士林。“帥哥來勢沖沖,敢問帥哥想要去往何處啊?”法海問道。“網吧,別浪費我時間!”許士林說道。&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最深的相愛

    壹男孩來自江南小鎮,女孩是地道的北京女孩,他們初見,就如寶玉初見黛玉:“這個妹妹,我是見過的。”相戀四年,畢業的時候,女孩把男孩帶回傢。母親問他的傢世,

    2020-05-26

  • 五十年的思念

    我曾經兩次聽過廖靜文做的報告,一次在初中,一次在高中。兩次演講的內容我記不得瞭,惟一有印象的是廖靜文提到徐悲鴻時哽咽的語調。我那時太小,不理解這種感情。十幾年後的2002年,我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血色紅楓葉

    “篤篤篤”一個男孩站在門前,修長的手指輕敲著門,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。門開瞭,一位中年美婦推開門看見男孩,笑瞭笑:“小楓,又來找倩兒嗎?&rd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迷信的女人你們傷不起

    剛剛,就在剛剛…………住一個村的表姐夫突然打電話來讓我趕緊起床找表姐去,深更半夜的我以為他們吵架瞭。表姐夫激動到告訴我傢裡遭賊瞭,從二樓陽臺翻進來,表姐發現後竟然一個人追出去瞭

    2020-05-24

  • 我那無疾而終的暗戀

    暗戀,是學校午睡的時候偷偷看他一眼,就能進入甜蜜的夢鄉;暗戀,是做課間操時用眼睛到處搜尋他的身影,又擔心被發現的小心翼翼;暗戀,是寫遍滿滿的日記本,是寫下煩憂甜蜜的詩詞,是偷偷

    2020-05-24

  • 表哥你來,我昨天在工地撿到一塊好磚

    記得零九年一個夏天,我跟著表哥,到無錫一個工地幹活,那時候的夥食真差,那天晚上下班,我從食堂打瞭點豆腐,豆芽。就回宿舍吃瞭。我剛吃,表哥就來瞭,表哥說,老表出去吃,我那個激動呀

    2020-05-23

  • 錯落流年

    遇見他時,她16歲。雨後的林蔭道,她提著棉佈裙踮著腳小心翼翼地跳過地面的小水坑。募地自行車鈴聲響起,還沒來得及閃躲,污水已濺瞭她滿身。皺起眉剛想發怒,有道歉聲急急落入耳畔,抬頭

    2020-05-23

  • 我心中的她

    我一直認為,給不瞭幸福,就不配擁有愛情。記得去年阿毛離開後,我陷入瞭痛苦的回憶中,整天瘋狂地在博客上發表文章。也正是因為這樣,我認識瞭她,一個讓我無限愧疚的女孩,她說她喜歡我的

    2020-05-23